生活或许总有遗憾,但未来依旧美好。
欢迎访问...
Category

Category: 随笔杂谈

不知是被同行抹黑,还是被不会用的丢单用户抹黑。做免费工具不易,只能说不相信的别用。不会用的也别用。毕竟我是支持要给淘宝客一些门槛的。 这边骂完,那边又冒充起客服来乱解释。人性恶劣到这种地步,真是可怕。

今天吐槽的第一个是微博收藏功能。众所周知,一些营销号为了扩大传播经常会重复转发一些微博。 辣鸡的新浪微博点击收藏只能收藏转发的,而不能直接收藏原微博。 于是营销号为了使主页看起来原创度高一点,内容优质一点,就删除了频繁转发的微博。 留下收藏夹的这些狗屎玩意。 这些产品经理是怎么混进新浪的?还招人么。 第二个新浪微博的大坑:粉丝头条和粉丝通这种官方推广。 其实效果真的很差,什么100元2万阅读数,平均每个人阅读成本是0.005元。 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然而新浪也知道自家僵尸粉的那些破事。 那天在双11前为新站做宣传,八点钟付的费推广,我以为会持续一段时间的。 结果九点没到,来了两三个十几万粉丝的V营销号转发你的微博,就完事了。 排除文案上的问题,我的文案不至于那么差,因为后来自己发广告,还上了话题头条。 终上所述,100元粉丝通推广=几个粉丝+没破百的独立访客。 做微博推广不容易,不给钱就封号,给的钱新浪对得起良心么? 用我的经历,奉劝大家远离粉丝通这个坑。发发被封号的悲催事迹。 一个星期后,微博终于解封。双11过得也很好,过完双12有空来写下微博推广的技巧~

之前淘宝众筹时买的,是我关注一年多的智(xin)能(wan)手(ju)表,第一代产品小黑1时也蠢蠢欲动过。 然后到智能手环时,我还买过一次,但APP体验太差,数据不准确,同步缓慢异常等原因,最终退货了。 小黑2是最新的了,但依然能看到以前那些问题遗留的痕迹。APP虽然现在已经升到了3.x版本,然而并没有达到心中期待的水平。 感受一下。

我爹也是个脑残。 他朋友圈里每天必转一个脑残帖子,例如:“别人为什么愿意和你相处?太经典了!” “麻将桌上看清一个人,超准!” “什么样的女人才可以把男人引向成功???” 他从来不看书不读报。 他阅遍所有抗战谍战大戏,对手撕鬼子大呼过瘾。 他酷爱新闻联播和中央台新闻频道的晚间栏目,尤其喜爱看张召忠将军对国际热点话题的分析。 他的大多数观点在我看来都低级、狭隘到完全没有必要去争辩,每次他对时事发表偏激言论时我都呵呵一笑。 可是他是一个努力的脑残。 他有一个自创的十分搞笑的观念:人生三段论。男人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考学,找对象和拼事业,每个阶段都必须专心去做该做的事。 他在年少时挑着煤灯忘我地读书,那个时候放电影对村里来说是一年也没几次的盛事,每次放映时都是万人空巷,每次他都会忍住不去看而是一个人在家里苦读,最后在中专统考中脱颖而出,名次比教他的老师们都高。要知道那个年代的中专可是能够包分配并解决户口问题的,是需要早早赚钱养家的农村孩子的首选。 他年轻时又矮又穷又搓,进了城后,找对象过程中屡屡受挫,到了28岁还是光棍一个。终于他总结出了一套科学方法,靠软磨硬泡骗到了当时堪称白富美的老妈,生生把一个年少时励志当一名图书管理员的文艺女青年栓在家里给他做饭洗衣生儿育女任劳任怨了二十多年。(说多了都是娘亲的泪,各位女神一定要小心这种潜伏在你身边处心积虑想娶你的屌丝。。。) 他成家后家徒四壁,为了赚钱养家他常常24小时连轴转地工作。他不爱读书,却在还只是一个技术工人的时候就去书店蹲着看管理类的书籍充实自己。没有资本创业,到处借钱欠了一屁股债。超强的抗压能力,生意上数次绝处逢生。 他情商不高,脾气暴躁,却凝聚了一个甘心跟着他多年并且技术过硬的班底。 他是个急功近利的小商人,却用对客户的诚信和对产品的精益求精赢得了业内的美誉。 以前中二的我总以为出了他擅长的那个赚钱的圈子,他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可是长大后越来越发现,他那些看似狭隘的观点却往往能穿透迷雾直切要点,他那些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小机智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他那对人的心理风骚的把握让人叹为观止,他时不时冒出一句的犀利评论仔细品来像是凝结着50多年爬模滚打的生活智慧。相比之下,读了这么多年书自视甚高的我,却很难从繁复的知识中提炼出真正有益于生活的营养,遇到困难时意志薄弱,这才更像是一个没有用场的人。 菲茨杰拉德说:“当你试图评价他人时,首先想想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么优越的条件”。 我觉得这句话在这里也是恰当的。我猜测题主的上司踏入社会的时间一定比题主长吧,这也就意味着他离开学校的日子也比你久远,多年商界的爬模滚打和生活的柴米油盐也许让他离智性的生活越来越远了,网络文化和知识层面上也许已经过后你很多,从这点上看,他也许是个脑残。但是,也许他比知识满腹的你更懂得如何在酒桌上不冷场,在你眼里他那些浅薄谄媚的糙话也许更能打动客户的心,就算你的回答是否定的,我想在他在工作中也一定有其他过人之处。 一时心生鄙视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一直拿自己的长处去比较他人的短处就未免狭隘了。 回想起老爹下班回到家中的样子,打开电视切换到播抗战大片的频道,坐在沙发上抽烟,眼神迷离不知在品味那狗血的剧情还是在思索工作中的琐事。我总是想到他们这一代人,在夹缝中求生,在层层困难中破冰而出,他们的理想整齐划一,他们的目标简单明确,他们的时代就要落幕了,我们这一代的出路又在哪里? 烟雾缭绕中,他瘫坐在沙发上,像是一头辍耕于垄上的老黄牛,正如他的属相一样。   周佳声编辑于 2014-07-07 转自:知乎(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4008135 )

中午下班发现好多人点赞,令一向自诩内向冷静的我简直飞了起来,谢啦~ 另外,感谢几位知友的提醒,我向妈妈保证,以后在电影院再也不随意玩手机了——其实,额,我手机一进去就是开了静音的… 在肿瘤科和急诊科、ICU(最近在这两个科轮转)待久了,的确有时候会很压抑。上个月有个贵州苗族19岁女孩子出车祸,送进来急诊手术完毕后一直在ICU观察,她的阿爸阿妈从贵州赶过来,一直在ICU外面睡了十天,但最终还是小姑娘还是没挺过来,并且欠了很多钱。后来她阿爸想请我们联系一下器官移植缓解一下压力,阿妈则哭着坚持按照风俗要完整的返家埋葬。最后我们医院领导让他们先回家,欠费的事儿以后再慢慢说…而本片中并没有现实中这些无解难题,所以我们更没有必要自己去强迫自己一定要从本片中看到肿瘤病人的痛苦,一定要看到阴郁的现实。 有些片子走厚重路线,史诗,大片,看之前最好还能焚香沐浴。但也有这片子像古龙小说中窄而薄的短剑,选好切入点,也让人印象深刻。 阳光正好,花儿正美,出去快活的大口呼吸,顺便给爱的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多好~ ————————分割线—————— 作为一个肿瘤科医生,百感交集。 之前并不了解熊顿,仅知道她在天涯发过直播贴。前几天上网时看到关于此片的花絮,才知道熊顿已经去世了。所以电影徐徐开幕时,我依然在用手机看《炉石传说》的攻略——要知道,在一份休息时间既看电影又过游戏瘾,对于休息时间不多的我来说,真是双重excited,感觉赚到了~ 不比诸位,我除了今年看过《捉妖记》之外,没看过白百合的电影,所以我看她在本片中的表演时还是感觉非常新鲜有趣,尤其是各种脑洞大开的幻想场景更是让我忍俊不禁。日常生活多不容易啊,有趣是一种多么让人羡慕的天赋。 直到我看到“非霍奇金淋巴瘤”这个诊断,我低低地哦了一声。 讲真,出于习惯,我非常不习惯在除了专业外看到生活中动辄提到“癌”这个字。比如现在流行的“直男癌”、“女权癌”、“懒癌”等,因为看到这些我老是忍不住联想到很多真正的患者被确诊为癌症后或是绝望,或是呆滞,或是麻木,或是歇斯底里的场景。这个字过于沉重,重的很多时候我无法将它轻松的说出——曾经一个中年汉子在他病理报告出来前一晚,在楼道通风处抽了一晚上的烟。 所以我理解本楼内一些知友提及的本片对于肿瘤患者心理活动描写较少,力度也不够,仿佛依然阳光灿烂,依然风轻云淡。这些我都知道,甚至比起这些知友来,我对于这方面的阴暗角落知道的可能更多一点,但我并不认同更多的苛责。这部电影是基于熊顿的个人经历,熊顿也参与过剧本的创作,所以并不能要求这部电影对于别人的情况也要面面俱到。何况我认为它也确实表现了病人及家属的痛苦,我本次观影第一次流泪就是熊父在超市那抖动的嘴唇,无声的抽泣。熊母织毛衣那段,我更是没忍住。我觉得白百合能说出“其实我也挺难的”这句词,就已经反应了剧组的用心了。很多时候,我站在病床边,看着他们,觉得每一个人都是挺难的。是啊,要打升白针,要止呕,要通便,要止痛,至于掉不掉头发,已经成了细枝末节,他们确实挺难的。有知友说晚期病人并没有那么好的妆容,怎么说呢,很多女病人还是非常在意生活质量的,我们确实一般不建议她们化妆,但她们会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有的还会给自己买些鲜花,有时候还笑着问我们医生你看我今天气色好不好啊。电影不是纪录片,这个妆容我想,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种安慰吧。 其实作为医生,可能关注点有些奇特。比如看到那个可爱的小男孩我会想到我以前有个得了肾母细胞瘤的小患者也很可爱,看到吴彦祖又是像穿风衣一样穿白大褂我忍不住“咦~”了一声,心想要是我是你的主任非让阿祖你去冰天雪地越野赛五公里啊五公里,当熊顿室颤发作时我在心中同步着抢救措施,甚至梁医生抢救成功后去卫生间呕吐时我想大声提醒他别吐了,去写抢~救~记~录~喂,否则到时候查病历会扣钱的…但是这片子有些地方还是比较细致的,抢救过程大的问题没有发现。比如片中只用了肾上腺素,没有用尼可刹米、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等,但我猜也许是因为电影没有必要非得像写抢救记录或者补抢救医嘱一样将每一个步骤都表现出来,肾上腺素在大众心中知名度最高最有代表性那么就是它了~这个片子我怀疑北大医院应该是具体指导过的。还是在熊顿第二次入院住ICU的时候,我观察到她的右颈内静脉处有穿刺置管,这个细节很棒,是ICU的常规操作,应该是该院医生提出的建议吧。另外,我坚定的认为梁医生对于熊顿是有情愫暗生的,否则她第二次入院进ICU梁医生可是专门换了衣服进去探视的,要知道不是每一个人都想那么麻烦的~ 不过也可能只是梁医生被熊顿所感动,我也没见过这么开朗的患者,整个病房似乎都被点亮了。很多病人走了之后再也没按我在出院小结上给TA写的时间返回,所以,当大幕落下我又重走进阳光里,活着,真好。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晏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