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知乎问答:如何评价电影版《滚蛋吧!肿瘤君》?

中午下班发现好多人点赞,令一向自诩内向冷静的我简直飞了起来,谢啦~

另外,感谢几位知友的提醒,我向妈妈保证,以后在电影院再也不随意玩手机了——其实,额,我手机一进去就是开了静音的…

在肿瘤科和急诊科、ICU(最近在这两个科轮转)待久了,的确有时候会很压抑。上个月有个贵州苗族19岁女孩子出车祸,送进来急诊手术完毕后一直在ICU观察,她的阿爸阿妈从贵州赶过来,一直在ICU外面睡了十天,但最终还是小姑娘还是没挺过来,并且欠了很多钱。后来她阿爸想请我们联系一下器官移植缓解一下压力,阿妈则哭着坚持按照风俗要完整的返家埋葬。最后我们医院领导让他们先回家,欠费的事儿以后再慢慢说…而本片中并没有现实中这些无解难题,所以我们更没有必要自己去强迫自己一定要从本片中看到肿瘤病人的痛苦,一定要看到阴郁的现实。

有些片子走厚重路线,史诗,大片,看之前最好还能焚香沐浴。但也有这片子像古龙小说中窄而薄的短剑,选好切入点,也让人印象深刻。

阳光正好,花儿正美,出去快活的大口呼吸,顺便给爱的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多好~

————————分割线——————
作为一个肿瘤科医生,百感交集。

之前并不了解熊顿,仅知道她在天涯发过直播贴。前几天上网时看到关于此片的花絮,才知道熊顿已经去世了。所以电影徐徐开幕时,我依然在用手机看《炉石传说》的攻略——要知道,在一份休息时间既看电影又过游戏瘾,对于休息时间不多的我来说,真是双重excited,感觉赚到了~

不比诸位,我除了今年看过《捉妖记》之外,没看过白百合的电影,所以我看她在本片中的表演时还是感觉非常新鲜有趣,尤其是各种脑洞大开的幻想场景更是让我忍俊不禁。日常生活多不容易啊,有趣是一种多么让人羡慕的天赋。

直到我看到“非霍奇金淋巴瘤”这个诊断,我低低地哦了一声。

讲真,出于习惯,我非常不习惯在除了专业外看到生活中动辄提到“癌”这个字。比如现在流行的“直男癌”、“女权癌”、“懒癌”等,因为看到这些我老是忍不住联想到很多真正的患者被确诊为癌症后或是绝望,或是呆滞,或是麻木,或是歇斯底里的场景。这个字过于沉重,重的很多时候我无法将它轻松的说出——曾经一个中年汉子在他病理报告出来前一晚,在楼道通风处抽了一晚上的烟。

所以我理解本楼内一些知友提及的本片对于肿瘤患者心理活动描写较少,力度也不够,仿佛依然阳光灿烂,依然风轻云淡。这些我都知道,甚至比起这些知友来,我对于这方面的阴暗角落知道的可能更多一点,但我并不认同更多的苛责。这部电影是基于熊顿的个人经历,熊顿也参与过剧本的创作,所以并不能要求这部电影对于别人的情况也要面面俱到。何况我认为它也确实表现了病人及家属的痛苦,我本次观影第一次流泪就是熊父在超市那抖动的嘴唇,无声的抽泣。熊母织毛衣那段,我更是没忍住。我觉得白百合能说出“其实我也挺难的”这句词,就已经反应了剧组的用心了。很多时候,我站在病床边,看着他们,觉得每一个人都是挺难的。是啊,要打升白针,要止呕,要通便,要止痛,至于掉不掉头发,已经成了细枝末节,他们确实挺难的。有知友说晚期病人并没有那么好的妆容,怎么说呢,很多女病人还是非常在意生活质量的,我们确实一般不建议她们化妆,但她们会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有的还会给自己买些鲜花,有时候还笑着问我们医生你看我今天气色好不好啊。电影不是纪录片,这个妆容我想,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种安慰吧。

其实作为医生,可能关注点有些奇特。比如看到那个可爱的小男孩我会想到我以前有个得了肾母细胞瘤的小患者也很可爱,看到吴彦祖又是像穿风衣一样穿白大褂我忍不住“咦~”了一声,心想要是我是你的主任非让阿祖你去冰天雪地越野赛五公里啊五公里,当熊顿室颤发作时我在心中同步着抢救措施,甚至梁医生抢救成功后去卫生间呕吐时我想大声提醒他别吐了,去写抢~救~记~录~喂,否则到时候查病历会扣钱的…但是这片子有些地方还是比较细致的,抢救过程大的问题没有发现。比如片中只用了肾上腺素,没有用尼可刹米、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等,但我猜也许是因为电影没有必要非得像写抢救记录或者补抢救医嘱一样将每一个步骤都表现出来,肾上腺素在大众心中知名度最高最有代表性那么就是它了~这个片子我怀疑北大医院应该是具体指导过的。还是在熊顿第二次入院住ICU的时候,我观察到她的右颈内静脉处有穿刺置管,这个细节很棒,是ICU的常规操作,应该是该院医生提出的建议吧。另外,我坚定的认为梁医生对于熊顿是有情愫暗生的,否则她第二次入院进ICU梁医生可是专门换了衣服进去探视的,要知道不是每一个人都想那么麻烦的~

不过也可能只是梁医生被熊顿所感动,我也没见过这么开朗的患者,整个病房似乎都被点亮了。很多病人走了之后再也没按我在出院小结上给TA写的时间返回,所以,当大幕落下我又重走进阳光里,活着,真好。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晏殊

Leave a Reply